概况  Overview

藏地物种,智慧在一米一米的高度里

花朵在高唱,藏羚羊在奔跑,黑颈鹤在舞蹈。野牦牛拐走了家牦牛,雪豹悄无声息,熊潜入牧民家里。

水母雪兔子穿着厚厚的大衣,绿绒蒿试图制造惊艳,西藏杓兰一样勾引虫类。

棕尾虹雉搔首弄姿。

岩蜥语速快如动车,也许更快。

狼凝视着村庄。

原住民不食鱼。

林间,草甸,湿地,河谷,荒原,雪线。

神山,圣湖,鬼域。

即使虫类,也没有随意伤害的理由。

乌鸦纵声大笑。松萝可以是树的胡须,也可绕腕做最天然的镯子。

年轻的高原,无数的谜题。不仅仅是人,人在这里,从来不是高傲的主体。

你有你的自然法则,我有我的生存智慧。

你喜欢单打独斗,做江湖浪子。我愿意共生共荣,做侠之大者。

没问题,都是自然之子。都从亿万年前走来,一定一起经历过什么,比如冰期。

植物们。动物们。昆虫们。苔藓们。

我做你的食物,你做我的使者。我做你的远方,你做我的诗歌。

高原的高,是事实,也是宿命,是美丽,也是残忍。

藏地物种,高原智慧。

在一米一米的高度里,在不断生长的青春里,是高原的衍生物,是不可切割的生命体。